刮刮乐保安区
您的位置: 長樂新聞網 >> 文學藝術 >> 正文

古渡口往事

http://www.jfmqc.club  2019-05-31 15:39:22   來源:吳航鄉情  【字號

  閩江口岸,當看見江面上“嘟嘟嘟”的機船聲時,記憶就會不由地被拉長,想起家鄉的車船,家鄉的渡口。

古渡口往事

  首占一帶,閩江支流的上洞江穿過全境,各村縱橫交錯的河道,遍布每個村莊。赤嶼村的龍江,算是比較大的河道。從前,這河道上來來往往著小輪船,這一帶俗稱“車船”,人們要離村外出,常常就是坐著“車船”。“車船”是燒柴油的,啟動起來“突突突”響聲很大,船尾排著烏煙,污染嚴重,如今已不見蹤跡了。首占鎮的佑林、豐山、赤嶼、嶼后、塘嶼、岱邊到航城街道的龍門村,都設有停靠小渡口,也稱為碼頭。起點道口在玉田鎮的坑田村,一直沿河道,通至各村道口,最后到達閩江,上游可達福州臺江、上下杭,下游可達閩安鎮、亭江,并通向東海。

  赤嶼村的學生進城讀書,就是坐這“車船”,一路經過許多個村的渡口,不斷有人下船上船,到達長樂城關奎橋邊的木材公司旁下船,再到學校上學。曾有一位前輩,講述自己當年外出求學的經歷:清晨,打上行李,動身前往上海,妻子已生了小孩,才幾個月,臨行,妻子抱著小孩,一起步行到赤嶼渡口送行。他登上前往福州的“車船”,妻子抱著小孩站在這古渡口,依依惜別。車船開動了,妻子眼望船只,默默無言,船只帶著祝福和不舍,駛向遠方。古渡口上,妻子依然站在岸邊,這時的感覺。就是李白詩句的意境“孤帆遠影碧空盡,唯見長江天際流”。這種人生況味已隨歲月遠逝,可那詩一般的意境,永遠定格在人生的履歷之中。

古渡口往事

古渡口往事

  古渡口上發生的故事,并不都是纏綿悱惻的,也有叱咤風云的記憶。民國30年8月4日上午,日寇馬營地區守備司令中島中佐,帶100多日兵乘汽艇經過赤嶼村附近的瑯尾港前往玉田蕉嶺視察工事。抗日游擊隊大隊長陳亨源、陳金來獲悉后,當即從300多游擊隊員中精選48名,編為“敢死隊”,配備1挺機槍、40多支步槍和一批手榴彈,由林寶榮帶隊埋伏在瑯尾港小冬浦桔林中。傍晚,敵艇在河道上“突突突”前行,慢慢進入河道兩旁的游擊隊伏擊圈。大隊長一聲令下,頓時猛烈火力向河中敵艇傾瀉,當場擊斃日軍官兵中島中佐等42人,我方無一傷亡。此戰受到中共中央華東局和中共福建省委的嘉獎。從此日軍不敢擅離據點,漢奸走狗更是膽戰心驚。這是長樂抗日戰爭史上鼓舞人心的一戰,也是這河道上光輝的歷史。

  古渡口與渡船已成寂寞的往事,可歲月總是一路向前的。“車船”留給我們就是一個淡淡的鄉愁。

  (黃榕英/文 黃飛/圖)

刮刮乐保安区